公众号推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沙丘》[百度网盘][未删减版][演员表][高清在线][完整版下载][电影在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6 02: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网剧好电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网剧好电影,或是扫描上面二维码从此追剧不是梦~
============================

丹尼斯·维伦纽瓦的《沙丘》改编自弗兰克·赫伯特的史诗级科幻传奇,是2021年最受期待的电影之一。这是有原因的。

《沙丘》由资深演员和新人组成的全明星阵容,由汉斯·季默创作的电影配乐,以及引人入胜的太空歌剧情节,肯定会吸引新一代的铁杆粉丝,《沙丘》预计将成为本年度最大的大片之一。

赫伯特系列小说的第一本书出版于1965年,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科幻小说之一。整个《沙丘》系列跨越了六本书、多个星球和数千年,要讲的范围可大了。

因此,丹尼斯·维伦纽夫将于2021年上映的这部电影将只改编第一部小说的前半部分,并将分成两部故事片。

作为《沙丘》的粉丝,我们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们最喜欢的小说元素在大屏幕上上演。

同时,我们收集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关于这部电影的所有信息,从发行日期到演员和角色的细节,甚至包括一些关于观众可以在电影中看到的暗示。

以下是《沙丘》的官方剧情简介:

《沙丘》是一个神话般的、充满感情的英雄之旅,讲述了保罗·厄崔迪的故事,他是一个聪明的、有天赋的年轻人,出生在一个他无法理解的伟大命运中,他必须前往宇宙中最危险的星球,以确保他的家族和人民的未来。

邪恶的力量为了争夺这个星球上最珍贵的资源的独家供应而爆发冲突——一种能够释放人类最大潜力的商品,只有那些能够战胜恐惧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观看《沙丘》预告片

《沙丘》的发行日期是什么时候?

在多次更改日期之后,《沙丘》的上映日期再次被推迟,目前是2021年10月22日。在一个有争议的举动中,华纳兄弟同意在电影上映的同一天,在他们的流媒体服务HBO Max上发布《沙丘》。

截至目前(尽管有相反的报道),这一计划仍然有效。《沙丘》将于10月22日在影院和HBO Max上映。

在HBO Max宣布上映后不久,维伦纽瓦站出来批判性地反对这一决定。

他同意“公共安全是第一位的”,但警告说“单靠流媒体无法支撑电影产业”。现在尘埃落定,下面是维伦纽夫要说的话:

“首先,电影的敌人是疫情。这是问题所在。我们知道,电影业目前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我明白,但是以这种方式,我仍然会不高兴。

坦白说,在电视上看《沙丘》,就像在浴缸里开快艇。对我来说,这很荒唐。这是一部向大银幕体验致敬的电影。”

有人引用他的话说:“这里绝对没有对电影的爱,也没有对观众的爱。这一切都是为了电信业巨头的生存。”

维伦纽瓦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情绪的人,演员、创作者和其他导演也对该公司的决定提出了批评。

但是,虽然《沙丘》将在10月向公众发布,但在此之前它将为评论家放映。该片将于9月3日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进行全球首映,并将在随后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放映。

谁在《沙丘》的演员表中?

《沙丘》的演员阵容强大,包括蒂莫西·柴勒梅德、奥斯卡·伊萨克、赞达亚、丽贝卡·弗格森、杰森·莫玛、张震、乔什·布洛林、斯特兰·斯卡斯加德、戴夫·巴蒂斯塔、哈维尔·巴登、夏洛特·兰普林、莎朗·邓肯-布鲁斯特以及其他天才演员。

蒂莫西·柴勒梅德扮演保罗·厄崔迪,他是水行星卡拉丹的厄崔迪公爵的儿子和厄崔迪血统的继承人。保罗拥有经过基因训练的特质,这使他在整个宇宙的许多宗教和政治结构中成为备受追捧的人物。

奥斯卡·伊萨克扮演雷托·厄崔迪公爵,他是卡拉丹的正义领袖,他受命将家人和封建家族迁往沙漠星球厄拉科斯,在那里他将监督那里的香料开采业务。

赞达亚扮演契尼,一个弗雷曼人,或者说是厄拉科斯本地人,在香料的使用和沙漠生活方面受过良好的训练,她是保罗在卡拉丹星球上许多预知梦的对象。

丽贝卡·弗格森扮演杰西卡夫人,她是雷托公爵的伙伴和保罗·厄崔迪的母亲。杰西卡属于一个秘密的女性社团——Bene Gesserit,她接受过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和精神操纵技艺的训练。

斯特兰·斯卡斯加德扮演令人厌恶的哈肯尼家族的男爵巴伦·哈肯尼,他是厄崔迪家族的封建对手。哈肯尼家族最初指导厄拉科斯星球的香料业务,直到统治者将这一任务分配给厄崔迪家族。

戴夫·巴蒂斯塔扮演格鲁·拉班,哈肯尼男爵的侄子和随从。拉班是一名奉命行事的杀手,他接受的训练是严厉执行哈肯尼对阿拉基斯香料开采的统治。

还有更多角色等你解锁。

我们可以期待从这部小说中看到什么?

仅第一个预告片就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小说中的哪些元素可以在电影中看到。片头的镜头和保罗的独白暗示了他“预见未来”的能力,包括在该系列多部书中上演的宗教征战。

观众还将看到Bene Gesserit和他们心爱的“Gom Jabbar”——一种戴在手指末端的毒针,用于“人类意识的死亡替代测试”,我们在预告片中看到保罗正在经历这种测试。

我们还可以期待在银幕上充分展示小说中的技术,因为影片的预告片向我们展示了厄崔迪家族使用的各种“盾牌”防御系统,以及他们使用的“鸟翼飞机”旅行。

沙漠中弗雷曼人穿的水循环“静止服”,加上他们完全靛蓝色的眼睛,也是忠实于小说的。此外,观众肯定会饱尝封建家族之间的争斗,以及弗雷曼战士和萨多卡超级士兵之间的大量战斗。

此外,如果没有整个故事围绕的巨型沙虫,《沙丘》的改编就不完整,从预告片中可以看出,“Shai-Hulud ”本人将隆重出场,这肯定不辜负小说中所有虫子的荣耀。

事实上,作为一个沙丘迷,我可以记住我们在预告片中看到的小说中沙虫的确切场景——这让我对去看电影感到非常兴奋。

《沙丘:姐妹会》是什么?

《沙丘:姐妹会》是HBO Max的《沙丘》电影前传,将讲述Bene Gesserit里的女人的生活。

Bene Gesserit是一个全是女性的秘密社团,有着古老的历史,对已知的宇宙有着重大的影响,并因其长达几个世纪的遗传学项目而臭名昭著。

Bene Gesserit的入会者要接受广泛的“Prana-Bindu”训练,这使她们有能力完成看似不可能的精神和身体壮举。她们还擅长操纵声音,这使她们只需稍微改变一下声调就能控制他人。

虽然我们还不了解这部衍生剧的具体情节和角色细节,但《沙丘》的粉丝们应该期待看到Bene Gesserit的政治、宗教和生物交织,以及他们所有的神秘力量,甚至可能对他们的背景和通往厄拉科斯的道路有一些了解。

除了导演和制作《沙丘》故事片,丹尼斯·维伦纽瓦还是《沙丘》系列的执行制片人,并于2019年开始指导试播集。

这部衍生剧最初是由乔·斯派茨(他是电影的编剧之一)构思的,但他在2019年11月辞去了制片人的职务,专注于电影续集的写作。

2021年6月,据透露,《鬼庄园》的编剧之一黛安·阿德姆-约翰将担任该剧的执行制片人,而维伦纽瓦仍将执导第一集。

关于《沙丘》续集,我们知道什么?

对于过去试图改编《沙丘》的少数电影人来说,其结果是有趣的。

早在20世纪70年代,古怪的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就提议改编这部小说,在他的版本中,主角是平克·弗洛伊德——作曲家汉斯·季默在2021年的预告片中提到了这一点。

据称,夏洛特·兰普林(在2021年的电影中饰演女修道院院长)也放弃了在佐杜洛夫斯基改编的电影中扮演杰西卡夫人的角色,因为有一个场景会涉及到成千上万的排泄物。

同样,导演大卫·林奇1984年版本的弗兰克·赫伯特的科幻史诗现在被称为经典之作,这要归功于该片的“好坏参半”的独特性。

林奇的电影由肖恩·杨主演,他还主演了《银翼杀手》——另一部基于书籍的科幻片,后来被维伦纽瓦重新制作。

所有这些都说明,拍摄《沙丘》小说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维伦纽瓦透露,他只有在可以将故事分成两部的情况下才会同意拍摄《沙丘》,而《沙丘2》绝对在筹备中了。

虽然《沙丘》的第二部分还未获得批准,但导演丹尼斯·维纶纽瓦已经在编写脚本了。

维伦纽夫此前曾表示,一部电影不足以完全改编赫伯特的史诗小说的规模,也不足以探索厄拉科斯的沙漠世界。

艾瑞克·罗斯与维伦纽瓦和斯派茨共同编写了《沙丘》电影,他在为第一部电影编写剧本时,也为《沙丘》续集写了一个剧本,但据我们所知,斯派茨是《沙丘2》的编剧。

尽管如此,当华纳兄弟宣布将在影院和HBO Max同时上映《沙丘》续集时,维伦纽瓦还是对续集的可能性表示了怀疑:

“流媒体可以制作出伟大的内容,但不能制作出像《沙丘》这样范围和规模的电影。华纳兄弟的这一决定意味着《沙丘》将无法获得盈利,而盗版最终将取得胜利。华纳兄弟可能刚刚扼杀了《沙丘》系列。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约翰·斯坦基说‘这一次是为了粉丝’。流媒体的马离开了谷仓。事实上,这匹马离开谷仓是往屠宰场去的。”自从《沙丘》的团队入驻之后,墨西哥城的丘鲁布斯科制片厂就变得不一样了。首先,小卖店的菜肴发生了变化。原先的玉米饼和硬咖啡让位于菠菜意大利面和香醇的卡布奇诺。这是制片人拉菲拉·德·劳伦提斯带来的诸多洲际影响之一。不过,今年的主菜是「沙丘」。弗兰克·赫伯特这部史诗般的科幻传奇,在经历了十年的艰辛之后,得到了八块巨大的拍摄区域和七十套布景。

《沙丘》(2021)我们可以看到富含水分的卡拉丹星球。那里的植株非常丰富,所有的东西都是绿色或棕色的,而且都是用木头做的。瓷砖地面令人想起阿兹特克人和威尼坦人的情感,但横梁、拱门上的图案则令人想起运载工具的衍生品。那里有弗里曼人深紫色的洞穴,还有五十英尺长的、难以描述的沙虫。此外,我们还能看到吉迪普玛星球的工业荒原。在这个地方,导演《沙丘》的前卫创作者大卫·林奇无疑会有宾至如归之感。

林奇整齐地穿着皮夹克、扣着纽扣的白衬衫,以及斜纹的棉布裤子。他戴着墨镜,说话时信心十足。而且,除了偶尔一声低调的窃笑之外——仿佛他给自己讲了个更好的笑话——没有任何线索表明他是否在骗你。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林奇是电影业有史以来最具原创性的导演之一。

大卫·林奇记者:你对黑白摄影的惊人运用非常著名。很难想象一部彩色的《橡皮头》或《象人》。然而,你现在在墨西哥,执导一部耗资5000万美元的彩色科幻电影。你会把它看作是一部黑白电影吗?大卫·林奇:我很想把它拍成黑白的,但它确实是彩色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希望它有部分是黑白的。谁知道呢?或许在某些时刻,它可能会滑向黑白影像。我可能会想降低颜色的饱和度。有些东西更适合用黑白来表达,比如某些特定的感觉。

记者:你的摄影师弗雷迪·弗朗西斯说你是用黑白两种色彩来思考的。林奇:弗雷迪是这么说的吗?我得想想自己该怎么说他。记者:你似乎痴迷于工业影像。《橡皮头》有点像是弗洛伊德式的工业噩梦。从边缘的意义上来说,《象人》也包含了许多这种元素。林奇:《沙丘》的这种特质要更加明显。我热爱工业。我喜欢管子。我也喜欢液体和烟雾。我喜爱人造的东西,以及制造东西的机器。我喜欢观看人们辛勤工作,喜欢观赏污泥和人造的废物。我喜欢看自然对待这些东西的方式,以及人造物和自然界的并置。

《象人》(1980)记者:《沙丘》里的发电机看起来就像管状怪物。林奇:是的,嗯,《沙丘》里有很多东西让我觉得愉快,但它并不是一部工业电影。吉迪普玛是《沙丘》上的一颗行星,对我来说,那像是一颗工业行星。它是一颗由黑色石油、钢铁和陶瓷构成的星球,但它也与美国工厂不同。

记者:你是怎么开始写剧本的?这本书极其复杂。林奇:我发现每个人都很难进入前60页。但在那之后,它开始对你起作用。因为它是一本很长的书,所以它天生会有一些问题——你试图忠于书中的内容,但你仍然会丢失一些东西。你失去的东西也非常关键,但你如何处理剩下的东西,让它变得电影化,就是另一回事了。有时候,电影可以很好地浓缩文字。只需要弗兰克·赫伯特的一句话,就可以衍生出一大堆图像。但我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行事。唯一看到它们的人是迪诺和拉菲拉·德·劳伦提斯。我此前的草稿唯一的问题在于长度。清晰度。有时候,我会更多地投入到梦境和怪事之中,但我现在找到了平衡。对我来说,弗兰克·赫伯特也是如此。写剧本花了我一年半的时间,自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调整它。

迪诺的办公室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读过《沙丘》(Dune)。我以为他们说的是「六月」(June)。我从来没有读过这两本书中的任何一本!但当我拿起书的时候,我仿佛接纳了一个新词。我开始更频繁地听到这个词语。接着,我发现自己的朋友们都已经看过了,而且他们看完后都吓坏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它读完。其实,是我的妻子强迫我读的。一开始我并不是很喜欢,尤其是前60页。但是我读得越多,我就越喜欢。因为《沙丘》里有那么多我喜欢的东西,我说:「这是一本可以拍成电影的书」。我对此非常兴奋,于是与迪诺开了几次会。他雇我的主要原因真的是《象人》。他想要一部关于人的科幻电影,而不是一堆太空机器。我内心里有很多东西其实他并不知道。我喜欢机器,我喜欢太空,我喜欢梦想。迪诺从没看过《橡皮头》,其实他很可能讨厌它。那不是他喜欢的东西,但梅尔·布鲁克斯却为之疯狂。所以,我一直很幸运。制片人都喜欢我拍的最后一个片子,我可以在每个后续的项目中成长,展示更多的东西。

《橡皮头》(1977)记者:你有没有试着把《橡皮头》的怪癖带到《沙丘》中?林奇:首先,这部电影将是PG级的,这个消息可能会为你提供一点帮助。我可以想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但如果我可以制作PG级的作品,很多东西会变得更加自由。我喜欢偏离赛道。虽然有些东西我在这里还没办法做,但它们真的非常奇特、刺激。我们还没开始做蒙太奇。在《沙丘》里会有很多有趣的剪辑。现在,我希望自己有时间在后期制作中继续实验、操纵这些素材。因为我们有一些非常好的原材料。但它需要进行特殊的处理。我们现有的最大问题仍是长度。我知道我们一开始会把《沙丘》剪得很长、很粗糙。所以,我们仍未走出困境。

记者:是什么让你对腐烂的物体感兴趣?目前为止,这是你的电影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林奇:好吧,如果你把一块钢材放在一块空地上——一开始,钢铁看起来可能还不错,但这仍是「缓慢」的领域。接着,大自然开始对它起作用。很快,钢铁就变成了奇妙的东西!就像是烟从烟囱里冒出来一样。新的烟囱是一回事,旧的烟囱则是另一回事——多年的高温、黑烟与毛发会在里面堆积起来,对吧?大楼的一侧一片漆黑,到处都是破坏的窗户,腐烂的植物都堵塞在里面。这是很棒的东西!你需要自然与人类的共同努力,才能得到这种东西。

记者:为什么你一般反对拍摄彩色电影?林奇:我没有。当你看到《沙丘》的时候,我想你不会觉得这家伙有肤色问题。只是黑与白太纯净了。因为它是纯粹的,所以所有的东西都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一个档次。它们的功率变得更大了。接着,你必须匹配黑白的声音,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声音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只是图像的话,会有一种枯竭感。声音可以让它们变得更加真实,尤其是音效。正因如此,我迫不及待地想和艾伦·斯普莱特合作,想为这些图像配上合适的音效。他为《橡皮头》和《象人》做了所有的效果。我们没谈过任何真正技术层面的问题,我能说的只是「图像决定声音」。我们得找到描绘正确情绪的声音,然后才进入下一个镜头。目前,阿伦大约做了180套音效。每次我听到声音,我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图像。接着,我就会有想法了,这简直让我疯狂。

《象人》(1980)记者:从预算不足的《橡皮头》,到算是有点钱的《象人》,再到耗资5000万美元的电影——环球影业史上最昂贵的项目——你的感觉如何?林奇:我不会一无所措,因为我对钱一无所知。但我不需要像拉菲拉一样处理这件事。对她来说,5000万美元要真实得多。我觉得自己对迪诺和拉菲拉都有责任,我不能胡闹、浪费金钱。我不需要雇佣、解雇员工。我只需要担心电影里会发生什么……以及早上从床上爬起来。我需要做两件事情。我不仅要取悦我自己,还需要取悦更多的人。拍《橡皮头》的时候,我只需要取悦自己。在《象人》和《沙丘》中,我既要取悦自己,也要取悦他人。如果你选择妥协之策,比如,「好吧,让这个人和我自己各占一半」,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有时候,你必须找到完全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案,这样你才能再次兴奋起来。

这是我与迪诺和谐共处的原因。每次他发现问题,我不会妥协,我会想出另一种方案。然后,他就会变得很高兴,因为他看到我在做事。我脑子里想着他,但我也要努力想出一个没那么有杀伤力的方案。我知道这部电影拥有某种必然性,其中所有的想法都不只是与我有关。所以,我必须接受别人的看法,这是很棘手的任务。记者:在像《沙丘》这样一部技术如此奇特的电影中,你是否很容易与人类的情感失去联系?林奇:并不完全如此。我们呈现的是与现实不同的一种时间状态。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场景都发生在室内的人物之间。一两个人与别人互动,仅此而已。我们聚焦于所有人类的反应。在像《星球大战》这样的一部作品中,对于特效的依赖要严重得多,人类的角色也会受到影响。他们并不是很在乎这些角色,这不过是人而已。《沙丘》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记者:你喜欢和演员一起工作吗?林奇:我喜欢的。它和许多其他工作一样,都是一种交流。你首先要进行冰冷的排练。这种过程通常是最糟糕的。但是,你会突然想到一个出发点,于是你就开始说话,直到你找到某些东西。然后你就开拍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有时候,你可以从看似无法生效的东西中,获得一些真正的魔力。《沙丘》里的人会做很多不同的事情,他们不止是单调的演员。我想,这就像是在拉一把真正精良的小提琴。你可以拉出很漂亮的高音。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和演员一起工作。但我现在真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记者:如果你能决定的话,要是不拍电影,你会做什么?林奇:我会做一个棚子的建造工人。如果我一个人呆着,我会盖棚子的。我会在「鲍勃的大男孩」咖啡店策划它们的结构,我会非常兴奋地品尝店里的咖啡和巧克力奶昔。当我离开咖啡店的时候,我会带回棚子中某些部分的平面图,不错吧?然后,我会找到合适的木头,我会开始用电锯切开它们,钉住它们,安装它们,最后加工它们。我会怀着幸福的情绪进入天堂。对我来说,这很不错。有时候,绘画也会给我这种感觉……记者:你认为自己是个失败的艺术家吗?林奇:某种程度上是吧。你明白的,只要我在画画,我就会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我喜欢艺术生活,我也百分之百相信艺术生活。艺术生活是有规矩的——我打破了很多规矩。从某些方面来说,艺术生活就是《橡皮头》中的亨利。如果亨利是画家,那就很完美了。他没有任何朋友。他可以一个人呆着,对吧?你独自生活,深入自我,捕捉自己的想法。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你必须思考。

《橡皮头》(1977)你必须做好一切准备,才能去捕捉那个精确的想法,这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你必须有独自思考的时间,你不能开着自己的电视。你必须身处激励性的环境之中——就如费城酒店的房间。你有了情绪之后,就可以开始捕捉想法了。记者:你是否觉得自己更接近五十年代?对你来说,其他年代似乎不像五十年代那么重要。林奇:当然,五十年代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喜欢披头士乐队,他们登场之后,一切都变得很顺利。我也喜欢披头士乐队之前的年代,甚至可以追溯到二十年代。从二十年代到1958年,或许可能是1963年,会是我最喜欢的时代。我可以在那段时间的任何事情中,找到我喜欢的那种情绪。对我来说,七十年代是最糟糕的时期。八十年代可能有我喜欢的东西——高科技的、新浪潮的、呼应五十年代的东西。但是七十年代——完全就是由皮革和毛发构成的时代。那里什么也没有。五十年代的摇滚乐「更接近最初的想法」。所以,这种想法是非常有力的。

《橡皮头》(1977)记者:你是否觉得自己总想让场景的色调变得柔和,变得不那么明亮?林奇:正如我所说的,我喜欢的不是黑暗的电影,而是情绪和对比。所以,有些东西应该是暗的,特别是当事情变得诡异的时候。但我也喜欢亮的东西。阿拉基斯是宇宙中最灼热的行星之一,所以它在某些时刻一定非常、非常明亮。我也倾向于呈现非常、非常晦暗的事物。

记者:一部五千万美元的电影,结果没人看得清……林奇:是的,是的。我与弗雷迪争辩了许多次,也不算争辩吧,我只是恳求他拍得更阴暗一些。另一方面,迪诺恳求他不要听我的,把画面做亮一些。我想,弗雷迪担心《沙丘》中很多地方如果太暗的话,大家可能都会看不清楚。但事实并非如此。你可以看到很多东西。让我们走着瞧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公众号推广论坛 ( 渝ICP备17000839号-2 )

GMT+8, 2021-9-26 18:44 , Processed in 1.26243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X3.3

© 2001-2020 公众号推广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